免费樱桃官方app软件下载

..co,最快更新一场繁华一场梦最新章节!

季婷妍表面上气恼,心里却是想笑的,缚霆这么霸道的不让她去听,说不定楼下的聊天更有趣,但为了男人的自尊和颜面,她还是忍住不去吧。

唐唯心也只是吓唬一下缚勋,没想到他这么紧张,她越来越觉的这个男人比自己想像中的有趣多了。

缚母留了一大群长辈吃晚饭,晚饭桌上,又没个闲嘴的,有个姑姑又开始盯着两个媳妇儿问了。

“们年纪可都不算小了啊,我姐家的女儿,才二十三岁就生孩子了,们快三十岁了,可得抓紧,女人老了,生孩子不好,身体恢复也慢。”

“就是啊,年轻人嘛,别光顾着这会儿享受,孩子得趁早生了。”

缚母一听,赶紧往两个人碗里夹了菜:“表姐,三妹,吃菜吃菜,孩子们自有他们自己的打算,这不还刚开始交往嘛,总得有个时间适应一下。”

唐唯心原本是想怼几句的,可看到未来婆婆如此开明讲理,处处维护她和小奈,她只好忍住不说,算了,外人总归是外人,只要婆婆明理就好,以后相处也轻松。

“小霆,们准备生几个孩子啊?”另一个姨娘又开始八卦了。

缚霆俊脸胀的有些通红,下意识的望了一眼身边坐着的女人。

季婷妍也侧着眸子看他,缚霆立即说道:“孩子来不来,得看缘份,我们说了不算。”

“睢这孩子说的话,怎么就不算了,想要几个都行。”旁边一年长的伯母顿时笑起来说道。

黄色外套妹子逆光惬意写真

季婷妍脸颊滚烫,饭桌上这么多人,说这种话,会不会不太好?

唐唯心有趣的看了看季婷妍羞红的脸蛋,自己心里也痒痒的,怎么没有人来问她生几个孩子啊?

“小勋,呢?”就在唐唯心念头刚闪过,就有人盯上她和缚勋了。

缚勋正在吃一块牛排,刚啃两口,就被点名,他呛了一下,赶紧端了旁边的水解辣,抬头蒙圈的看着那姑妈。

“我们决定生一个足球队。”唐唯心调皮的笑着答。

“噗。”刚喝了一口水的缚勋,在听到她的话时,嘴里的水直接喷了,幸好他转开了头,不然,今天这晚饭是不用吃了。

“还好吧?”唐唯心原本是想吓吓这帮碎嘴的姑婆,没想到,把自己男朋友给吓吐了,她嘴角抽了两下。

缚母听出唐唯心故意捣乱的,她忍不住笑了起来,看样子,两个儿子挑的女人都是在性格上与各自互补的,大儿子成熟稳重,挑的是个性子温柔可爱的女人,小儿子生性散懒不羁,找的是精明干练的女朋友,有唯心在小勋身边,她也不必担心他整天不务正业了。

“这孩子说的话,可真吓死头牛了,足球队那么多人,一年生一个,年纪也不小了啊。”一群老妇表情惊疑,显然是被震住了。

唐唯心正要说话,突然感觉有一双大手在扯她的衣角,她垂眸一看,正是拿着纸巾擦试嘴角的缚勋。

她原本还想语不惊人死不休的,见男人示意她少说几句,她只好傻笑两声,把这事给揭过去了。

晚饭结束了,缚母把三姑六婆送上车,回到客厅,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唐唯心和季婷妍说道:“她们这些人平日里八卦惯了,聚到一起就说个没完的,们不要介意啊。”

“不会的,一家人闲聊很正常的。”季婷妍是真的不介意,因为,她满心满眼都只有缚霆,别人说什么,她根本没听。

唐唯心也点点头:“不会的,伯母别放在心上。”

缚霆两兄弟听到她们这样回答,暗自松了一口气。

晚上洗了澡后,躺在床上,季婷妍抱着手臂,站在落地窗前,身后传来推门声,她回头看了一眼,缚霆穿着一套黑色的睡衣走进来,气质成熟,身躯高大,这样的穿着令他更有一种暗夜王者气势。

季婷妍只瞟他一眼就继续盯着远处的风景发呆了。

受到冷落的男人,眸色一讶,快步的走过去,在背后抱住了她,性感下巴轻抵在她的肩膀处,呼吸热烫的刺激着她柔嫩的耳垂。

可是,怀里的女人却好像没有热情的回应,只是忧伤的问:“我是不是年纪真的很大了?我们是不是该考虑一下养老计划了?”

抱着她的男人浑身一僵,又说什么傻话了?

“小奈,才二十八岁,就算要老,我也比先老,我都没担心,担心什么?”男人温柔的笑着,将她身子轻轻扳过来,让她正视自己。

“男人跟女人老化的速度不一样,说不定四十岁还跟现在一样,我却真的变老了,缚霆,我害怕。”季婷妍从来没想过变老的事情,可就在刚才,一刹那间的感伤,让她莫名的对未来有了不安感。

缚霆气笑了一声,直接将她紧紧的搂入怀中,手指在她后背轻轻的抚触着,哑声说道:“别被外人的话影响了,我们过好自己的日子就好,以后操心的事情,让我来做,就安心的做喜欢的事情,心态好的人是不会老的。”

“什么操心的事?”季婷妍眨了眨眼睛,有些不明白。

“要是以后孩子出生了,他的教育啊,生活啊,我来操心,别被她们给气着了。”男人压低着笑意,打趣说道。

“她们?”季婷妍轻轻的将他推开了一些:“的意思是,我们不只是生一个孩子?”

缚霆:“……”

“我只生一个,多了不生。”季婷妍突然有了小情绪,像个青春期叛逆的孩子似的,推开他。

缚霆哭笑不得,只好继续哄道:“好好好,说生一个,我们就只生一个,都听的。”

季婷妍愣住,这个男人这么好说话啊?

“嗯。”女人的安感,仿佛又回来了,如果这一辈子,男人都只听她的,她可能真的不会老,至少心态不会变老了。

这边房间温情似水,另一个房间里,气氛却有些古怪。

唐唯心女王般的跷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,缚勋有些紧张的站在旁边问她:“唯心,刚才说的话,是真的还是假的?”

“哪一句?”女人挑了秀丽的眉头:“生孩子的吗?”